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传媒新势力

新闻学院新传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堕入新传网(小慈)  

2011-03-04 22:45:46|  分类: 新传网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转发小慈的博文【堕入新传网】无题http://heigucheng.blog.163.com/blog/static/139894357201124305702/

 

不知不觉中,在新传网的最后一个学期终于来临了。我要从新传网毕业了,可在这个领域我还是一个不及格的小学生。

当初我说过:新传网,我陪你走。所以现在要写下这些话,需要很大的决心。这表示我再留恋也将要提前离开。但我很清楚,这也将是我的归宿。在过了将近一半的大学生活中,新传网一直是我十分重要的东西。从回忆第一次长达几个小时的编发起,我第一次拿起相机,第一次写新闻稿,第一次扛起摄像机,第一个人物专访,第一次编辑小朋友的稿件,第一次策划视频剪片……这里有我大学里最好最关心我的朋友,我大学的圈圈几乎都在新传网。我从来都不是一个主动的人,都是你们逼我的,逼我大胆,逼我进步,逼我主动,甚至逼我快乐。我很庆幸我在这个团队。我感谢那些陪在我身边的新传人,感谢新传网给我的锻炼和进步。新传网对我的要求很高,我经常在想我是不是不适合,是不是力不从心。我可以通宵后次日跑一整天的视频,可以一点一点耐心地通几天宵剪片加字幕,但当我可以做得更好却没有尽最大努力的时候,我想我是力不从心了,就如当初那个亚运视频策划。我常常会有这样的感觉:我为什么会搞成这样,为什么不多点观摩多点学习,为什么有那么多藉口在我的脑海里冒出来。有时我会很意外地得到别人的鼓励,好像是我应得的一样。我很敏感,我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实际水平。我很清楚什么是昙花一现,什么是质的改变。

上学期我也编过一些小朋友的稿件。小朋友的表现实际上是让我十分惊喜的。尽管会出现一些菜鸟的错误,但是真的已经足够好了。再者,经过点评和指导,他们都有了十分明显的进步。我很欣慰,技术上我很放心地将新传网交给新一届的小朋友们。在我其他“战友”的指挥管理下,新传网一定会变更好的。现在说这些有点早。。。我还是会稳稳当当地在新传网呆上这个学期,希望好好带带小朋友,也希望我这只老鸟可以好好地飞一飞。

这个学期以来我一直在想我要的东西到底是什么,这是不是我要的生活。真正的起早贪黑,没做什么运动也能一躺下就睡着;皱着眉头看电脑,除了上课睡觉就是电脑,以至于哪怕只是一个下午的休假也想即刻冲出大学城;一碰到一丁点的困难就烦躁得不得了,常常把自己逼得想哭,甚至洗澡到一半就没有热水这些小事都想大哭一场。最近才知道自己其实很脆弱。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”之类的屁话根本不可能是我忍住眼泪的理由。我想哭,哪需要什么理由,给我一根导火线就行了。我觉得我不适合广告,可是我又适合什么呢?那个狂妄的未来到底会是怎样,我根本无从可知。我要的到底是什么?我不想说话,不想见人,不想事事不如人,我知道我有多少期待的目光,我也知道背后多少人想在我身上证明“大学无用”论,我更清楚等着看笑话的人还在拭目以待。但我已经是一副干扁的躯壳,我脑袋里一片空白,连思考都成为困难。机械的接受,物理的反应,程序设定的快乐。现在的我,连平静都没有了,我不快乐。我已经不想抱怨了,可是我无从发泄。我常常想,又不是我的错,为什么要我遭罪。只是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答案,更可况我也不是最糟糕的一个。

说得有点偏了,很困了,也没词了,就此收笔好了。

写于二零一一年三月四日凌晨两点半

(编发:小琼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